北约内部这场矛盾:她就职,希腊大使愤而离场
2024-05-14 16:55:45
来源:海上客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超级生活网 sUperLIFE.ca专讯】

  希腊与北马其顿什么仇、什么怨?

  文 | 海上客

  看来北约内部也有不少矛盾。

  这不,当地时间5月12日,北马其顿新总统戈尔达娜·西莉娅诺夫斯卡-达夫科娃在首都斯科普里宣誓就职,在念到国名以后,在场北马其顿国人,以及各国嘉宾继续听她致辞的时候,希腊驻北马其顿大使愤而离场了。

  北马其顿新总统戈尔达娜·西莉娅诺夫斯卡-达夫科娃12日在就职仪式上发表讲话 图:参考消息转引自美联社

  01

  希腊与北马其顿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当戈尔达娜•西莉娅诺夫斯卡-达夫科娃一提及国名,希腊驻北马其顿大使就坐不住了呢?

  道理很简单,北马其顿这位新上任的女总统,在致辞之际,没有用自己的国家现在的名称“北马其顿”,而是使用了曾用名“马其顿”。

  用“马其顿”来称呼自己的祖国,其实就惹怒了希腊!

  海叔要说,马其顿之所以能够加入北大(专题)西洋公约组织,之前有赖于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希腊的同意。毕竟,北约的入约规定,就是要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比如这两年瑞典、芬兰之加入北约,都曾遭遇土耳其阻挠。当土耳其达成目的——与芬兰、瑞典相继谈成条件以后,才依次同意两国加入北约。

  当年希腊阻止北马其顿入约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希腊境内也有一块地方名叫马其顿,希腊不愿意在自己的北部邻国出现一个与自己国家内部一模一样名称的国家。说白了,怕有朝一日国内的马其顿与相邻的这个国家合并——国内的马其顿地方,与相邻的北马其顿成为一个“统一”的“大马其顿”。

  2018年9月,马其顿改名公投一度无效

  在南斯拉夫解体以后,曾经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一部分马其顿独立,并申请加入联合国。但也正是因为希腊的坚决反对,最后,马其顿以一个不伦不类的“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所谓“正式国名”加入联合国。

  海叔之所以说这一正式国名不伦不类,无非就事论事地说,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当时已经解体。且当时世界上还存在一个名为“南斯拉夫联盟”的国家。如果用“前南斯拉夫”之名,那当时的南联盟会作何想?而诸如波黑、克罗地亚等曾经的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一部分,当时都已独立。这些国家会怎么想?是否认为马其顿想要恢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

  当时,也许因为巴尔干半岛上这些从南斯拉夫联邦分裂出来的小国,各种征战未休兵,无暇他顾,马其顿自称“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也就没有引起他们的反对。遂使得马其顿加入联合国。

  可之后,马其顿准备申请加入北约,就必须更名了。

  在经过多轮全民公投,经历种种波折以后,马其顿共和国,或者说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终于更名北马其顿。

  2006年参加北约军演的希腊部队

  希腊也终究同意北马其顿加入北约行列。

  02

  如今,随着戈尔达娜•西莉娅诺夫斯卡-达夫科娃上台,在就职典礼上就自说自话将国名改为“马其顿共和国”,这时候,所谓的“前南斯拉夫”当然提也不用提了,而“北马其顿”之“北”,也不见她发声。

  希腊驻北马其顿大使自然拂袖离去。

  海叔个人认为,达夫科娃是一名70岁的法学教授,不小心口误的概率并不大。

  因此,她称自己的祖国为“马其顿”,且是在就职典礼上如此称,一定有她的原因。或者说,她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一方面,测试一下希腊驻北马其顿大使的忍耐力究竟有多少;

  另一方面,她其实是对拥护自己的选民有所交代。要知道,上台前身为北马其顿主要反对党“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民族统一民主党”的中坚力量,她所在的党的全名也没有“北马其顿”一说。

  在4月24日举行的第一轮总统选举中,达夫科娃和来自执政党马其顿社会民主联盟的时任总统彭达罗夫斯基,分别获得41.2%和20.5%的选票,得票率居前两位。

  根据北马其顿宪法,在第一轮选举中如果没有候选人获得过半选票,得票率居前两位的候选人将进入第二轮选举。达夫科娃胜出。

  尽管北马其顿系议会制国家,政府实权掌握在总理领导的政府手中,接下来达夫科娃也只是象征性的北马其顿国家元首。但必须看到,她的宣誓举动,对祖国的称呼,还是会令国内一些人激动不已的。

  至于希腊境内的马其顿地方是否有人激动,则又另当别论了。反正希腊对达夫科娃的这一举动,是不会满意的。

  03

  在欧洲,特别是东欧,类似的情况不少。如摩尔多瓦和罗马尼亚,还有巴尔干各地,都有各个国家主体民族以外,还有一些民族系别的国家的主体民族。这当然有历史原因。比如马其顿,早在古代就曾经历过一个“希腊化”时期。当然,细究的话,如今希腊共和国国内的公民,未必是古希腊文明的直接后人。

  文明的传承,与某种程度上血脉的相传,未必会画上等号。

  马其顿已经通过修改国名而如愿加入北约,但至今为止,在加入欧盟方面还没什么进展。这时候,得罪了希腊,恐怕在加入欧盟方面,又将遇到阻碍。

  哎,欧洲啊欧洲,还有不少内部没有理顺的事儿,在俄乌冲突问题上也必然举棋不定。

  其实,从北马其顿与希腊的矛盾上看,其是否也是有着自身的历史经纬和现实矛盾呢?总感觉,俄乌之间的矛盾,倒是可以学学北马其顿和希腊之间坐下来谈的姿态。最终如何彻底解决矛盾,化干戈为玉帛,得考验真正的政治家智慧。但愿这些国家出现更多真正的政治家吧。

收藏
热点排行
热门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