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清华杀妻案凶手露面 高人相助装精神病脱罪?
2024-02-12 16:01:03
来源:英国报姐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超级生活网 sUperLIFE.ca专讯】

  谷歌清华杀妻案的审判进程,这两天迎来了最新进展。

  当地时间2月9日,在连续五次拒绝出庭后,嫌疑人陈立人终于现身加州庭审现场。虽然恰逢除夕,但法庭内依然坐满了人,一众媒体也到达现场见证事情走向。

图片.png

  陈立人没有坐在被告席,反倒是在辩护律师施罗德的陪同下全程站立。

  之前报道中他右手极度肿胀的情况有所缓解,但似乎是呼应此前“仍在医院治疗”的说法,他头上戴了一个类似头盔的东西。不过,虽然等来了陈立人的现身,但庭审并没有任何推进…

  我们先回顾一下前情。1月中旬的谷歌清华杀妻案震动了全球华人圈,陈立人将妻子于轩一一拳一拳活活打死,手段之残忍人神共愤。

  

  清华学霸、赴美深造、谷歌工作…两人身披万里挑一的光环,又在中产社区买房安家,过着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生活。案情在互联网上持续发酵,但现实中的几次提审,陈立人却始终没有现身。

  

  1月18日,1月19日,1月24日,1月26日,检方四次试图提审陈立人,但他都以“仍在医院”为由拒绝出庭。

  2月5日的第五次开庭现场,陈立人依然没有出现。陈立人的辩护律师施罗德接受采访时提到,自己会从医务人员那里寻求进一步的信息:“我也以为今天他一定会现身的,被捕这么久都没有出庭太不寻常。”

  反常情况引起了不少猜测,有律师分析,陈立人一方可能是想用“医院治疗”为理由争取更多时间来为案件做准备,同时降低社会和媒体对案件的关注度。

  在连续五次“消失”后,2月9日的加州圣塔克拉拉县法院,陈立人出现在了现场。陈立人一方的说法是,2月6日他刚刚被从医院转移到监狱等待提审。

  陈立人的辩护律师施罗德表示,此前已与陈立人面谈过三次,三次碰面累计聊过两个多小时,了解到了足够的详情。

  但2月9日的庭审现场,陈立人方面未做任何答辩,他本人头戴形似头盔的白色保护罩出现在通道门口,并未进入一般嫌犯候审的法庭内部的座席。

图片.png

  直播镜头甚至未能捕捉到站在角落的陈立人,只有在场有资质媒体拍下的照片流出,没有任何动态画面。

  头盔的出现显得有些突兀。有媒体推断白色头盔可能是用于自我防护,防止自残、自杀行为;也有媒体分析陈立人可能是想通过头盔来证明自己精神状态不稳定,以此获得对自己有利的量刑。

  陈立人全程面无表情,律师施罗德转身和他低语解释庭审程序,态度温和。

  交谈完毕后,施罗德转身挡在陈立人身前,就提审一再拖延向法庭致歉。他表示陈立人之所以做了头部防护措施,是因为头部受了伤。

  随后律师施罗德向法官确认,已收到检方的指控副本,本庭将不做答辩。法官宣布将于4月19日在34号法庭进行答辩。

  其他媒体询问辩护律师施罗德是否如传言一般见过受害者于轩一的家属。施罗德对此表示否认,但确认自己有定期与陈立人家属联系。他同时提到,陈立人父亲在美国停留一周多,便返回了中国。

  一方是孩子出事后立刻赶赴美国,聘请顶级律师来做辩护的凶手家庭;一方是普通工薪,孩子靠努力打拼改变人生,父母到美国奔丧都需要求助清华校友会的受害者家庭。

  对比凶手家庭在案发后极其迅速而冷静的处理,再回顾于轩一的人生,实在令人感到痛心。

  

  于轩一去世后,她身边的朋友同事纷纷怀念。

  她生于1996,高考状元,2018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到加州大学继续学业,2020拿下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在光辉的履历之外,于轩一还参加过“编程马拉松”等各类业内活动、竞赛。

  她是“计算机女性”团体的成员,在计算机领域支持其他女性的发展。2019年她在亚马逊的Alexa团队担任软件开发实习生,扎实的实力和出色的人品使她在实习结束后就拿下了全职职位。

  工作一年后于轩一跳槽到谷歌,在Google Assistant团队参与智能化助手的优化,也在GitHub等程序员平台上活跃地分享自己的见解。

  她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科技公司之一工作,有着光辉闪耀的履历,慷慨善良的她本该有更加光明、充满希望的未来。直到她的生命,被一场毫无意义的暴力行为夺走。

  在加州法律中的量刑中,谋杀罪分为至少25年有期徒刑的“一级谋杀”和至少15年的“二级谋杀”。

  一级谋杀的定罪要满足“通过施加折磨实施的谋杀”,陈立人的所作所为,很可能被以一级谋杀定罪。但从佩戴头盔出庭的情况来看,陈立人一方很可能已经做好准备,将“精神状态”列入之后的辩论范围。

  

  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例子,去年美国华人博士齐太磊枪杀导师一案中,当地警方指控齐太磊犯有一级谋杀罪,但在指控三个月后,齐太磊因被评估可能患有精神疾病而被裁定“无法出庭受审”,将被转移至精神病院。

  所以就现在陈立人多次推迟出庭、头戴头盔“姗姗来迟”的情况来看,很难说最后的结果会如何…

  不过,有网友分享对美国监狱系统的一些了解情况,对儿童和女性实施犯罪的犯罪者,一旦入狱就会沦落鄙视链的最底端。

  

  向下滑动查看

  (图源:@泰拳刚猛)

  对妇女儿童挥出拳头,入狱后必然会面临狱友们的精心“问候”和“照顾”。或许陈立人最终得到法律审判时,他也会在狱中得到“应有的待遇”。

  几年前的北大硕士章莹颖在美遇害案,检方律师曾在陈词中这样说过:“你们已经知道莹颖是如何死去的了,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她曾经是如何活着。”

  在异乡陨落的女孩带着痛苦永久长眠,如今的你我也都会记住,于轩一,曾经如何精彩地活过。

收藏
热点排行
热门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