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了…强制隔离下周生效,这群加拿大人狂抢机票!隔离酒店被喷“秘密集中营”?
2021-02-17 09:50:46
来源:Vanfun温房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超级生活网 sUperLIFE.ca专讯】

 从2月22日开始,对入境加拿大人员实施强制检疫隔离措施。按照相关规定,包括回国的加拿大公民在内,入境人员都必须在机场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然后被送往加拿大政府指定的酒店继续隔离三天,等待检测结果。包括检测费用和住宿餐饮费用在内,全部由入境者自费负担,最多为2000加元。 

 
加上此前要求的持三天内阴性检测结果上飞机,等于想要通过机场进入加拿大的人,不管什么身份,是不是PR、公民,都需要在6天内自费检测2次
 
尽管有这么严格的措施了,但还是阻挡不住人们度假的心,据夏威夷的疫情监测网站称,光是2月13日星期六,就有114位加拿大乘客(45位来自温哥华,69位来自卡尔加里)乘坐西捷航空抵达夏威夷。
 
 
往前数的每个周六,基本上都是一百来号人……
 
旅行社的Claire Newell对《温哥华太阳报》表示,目前,有许多加拿大人正在疯狂地预订从美国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夏威夷回到温哥华的航班,都想赶在2月21日午夜之前入境。
 
目前所有的国际航班,都只能从加拿大的四个国际机场(蒙特利尔、多伦多、卡尔加里和温哥华入境,不管是私人飞机还是商务航班。 
 
Newell说,她知道一位旅行者在刚刚过去的周六出发前往夏威夷,并将在本周日返回,完美躲开酒店隔离和落地检测。
 
据悉,政府指定的隔离酒店距离温哥华机场不到10公里。2000刀涵盖了住宿、安保、食品、行政服务和测试费用。
 
具体是哪些酒店,将在本周四公布。
 
虽然还不知道返加后自费住3天的隔离酒店是哪些,但《国家邮报》探访了一家位于卡尔加里的政府隔离点。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隔离点是自从疫情开始就有了,是给那些没有安全居所可以自我隔离的人准备的,跟上面说的自费隔离酒店是两码事。目前不确定这种隔离点会不会在22号之后也成为上述酒店之一。
 
据《国家邮报》报道,自疫情开始以来,已有5000多人入住政府的隔离点,但这并不算是一个放松身心的好去处。
 
据称,政府对隔离点的具体地点和许多其他细节都是保密的,比如谁来提供食物或者是否可以出门抽烟。
 
Angelo Vanegas说,他一月中旬从墨西哥探望家人返回后,就在卡尔加里的指定隔离点隔离了14天。他告诉《国家邮报》,他乘坐一辆车窗漆黑、看不到外面的车从卡尔加里机场被送到隔离点。
 
“路上看不到汽车或任何东西。到达隔离点后,他们开始告诉我规则……不可以定外卖,也不能将位置告知自己的家人,”Vanegas说。
 
这么神秘?感觉就差一个布条蒙住眼,一张胶带封住嘴了…… 
 
至于为什么要被送去隔离点隔离?Vanegas说自己也是莫名其妙。在返回加拿大之前,他在墨西哥花200刀左右进行了一次新冠检测,结果阴性。他出示结果,希望自己在家中隔离,但他的测试没有被接受,卡尔加里机场的检查人员告诉他,他需要在一家酒店隔离。
 
在酒店里,Vanegas每天被提供三顿饭,还有15分钟的户外活动时间,但是由于脚趾甲感染,他也没怎么出门。酒店有WiFi,但慢的要死,Vanegas最后还是用了自己的流量。
 
“没有事可做,不允许与安保人员交谈,也不允许与其他客人交谈。”给家人打电话就是唯一的安慰了。
 
 
在全国9个城市中,有11个由政府运营的隔离点,另外还有2个由省或地方运营的隔离点。这些隔离点位于:白马市、温哥华、基洛纳、卡尔加里、里贾纳、温尼伯、多伦多、蒙特利尔、弗雷德里克顿,哈利法克斯和圣约翰。
 
截至1月24日,联邦政府表示,在BC省的隔离点有717人被隔离,阿尔伯塔省215人,萨斯喀彻温省4人,曼尼托巴省112人,魁北克790人,大西洋省有78个,育空地区有3个,安大略省一共有3111人被政府隔离。 

 

《国家邮报》表示,联邦公共卫生官员拒绝回答关于这些隔离点的问题,包括:谁在现场提供安全保障?人们可以在外面呆多少时间?是否有吸烟室和无烟室?是否由酒店提供服务人员和公共卫生人员?谁在酒店提供食物?
 
以及,这些酒店最后会不会被并入自费隔离酒店?
 
网上甚至有人称这些隔离点为“加拿大的秘密集中营”。
 
这下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坐不住了,马上跑到Twitter辟谣说:“联邦指定的隔离场所,通常是旅馆房间,不是拘留营。”
 
Steven Duesing在多伦多的一个隔离点待了将近三天。他于1月下旬从美国返回,并期望他在美国做的阴性测试结果足以让他回家隔离。但经过几个检查站和问题后,他最终还是被安排去了多伦多一家旅馆。他下飞机后三个小时才到达酒店房间。
 
Duesing在接受采访时说:“绝对不是很好的体验。”“食物太可怕了。当我尝试拍照或录像时,他们还非常生气。”
 
埃德蒙顿的牧师Nikki Mathis在从达拉斯出差回来后,被送往一家隔离旅馆。她的丈夫Chris 1月28日在Facebook发帖说,警察和卫生官员不告诉他,自己的老婆要去哪里。
 
“我质疑和试图反抗,但他们说,如果抵抗,他们就会逮捕我妻子。”Chris Mathis写道。“我几乎无法想象,我们的国家似乎是一夜之间发生了什么。”
 
阿尔伯塔省省长Jason Kenney提出,隔离过程应减少秘密性,本月初他在Facebook上写道 ,卫生当局“如果对人们的隔离住所更加透明,可以避免很多愤怒和困惑。”

收藏
热点排行
热门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