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演员的言论自由与残疾人的尊严:看加拿大最高法院如何定夺
2021-02-16 06:19:01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超级生活网 sUperLIFE.ca专讯】

RCI 作者 吴薇/星期一(2月15日),加拿大最高法院开始审理一起涉及言论自由的上诉。提出上诉的是魁北克省幽默小品演员沃德(Mike Ward),被告是最早裁定他败诉的魁北克省人权委员会。此案初审时的原告加布里埃尔(Jérémy Gabriel)和他的母亲这一次只是诉讼参加人。一边是艺人自由表达的权利,一边是残疾人的个人尊严,加拿大最高法院的判决将为今后法院如何审理此类案件提供一个经典判例。

今年24岁的加布里埃尔患有柯林斯综合症,生下来时脸颊骨和下颌骨发育不全,几乎没有听力。但他嗓音清脆,六岁时装了骨传导助听器后爱上了唱歌。2006年,刚满十岁的他前往梵蒂冈为教皇献唱,一下子成了小明星。

沃德自2010年起开始用“小杰瑞米”(加布里埃尔的名字)写段子。例如说他“就要死了,我们应该让他实现在教皇面前跑调的梦想”,又说他之所以还没有死是因为“他的病就是长得丑而已”。他乐此不疲地把这些段子演了230多场。加布里埃尔说,沃德的小品伤害了他的人格和自信心,并且使他在学校里受到霸凌。

2012年,加布里埃尔的母亲向魁北克省人权委员会投诉沃德。该委员会在2016年作出的裁决认为沃德对加布里埃尔的嘲讽超出了言论自由的界限,且与公众利益无关。沃德因此应向加布里埃尔赔偿35000加元,向他的母亲赔偿8000加元。沃德不服,向魁北克上诉法院提出上诉。2019年,魁省上诉法院下达的裁决维持原判,但免去了向加布里埃尔母亲赔偿的数额。沃德再次提出上诉。

此案当年已经引起激烈的辩论。沃德获得了许多同行的支持。但是也有评论人士认为,言论自由这项权利最主要是涉及对公权力的监督和对公众利益的保护,沃德的段子显然与此无关。讽刺贪官污吏或黑社会是一回事,嘲笑一个残疾孩子唱功不行是另一回事。后者不是创作大胆,只是欺负人而已。

沃德为这次最后的上诉机会聘请了加拿大著名律师格雷(Julius Grey)。星期一,格雷在法庭上告诉九位大法官,免于被冒犯的权利是不存在的,令人不快的言论不应该被禁止。尤其是在目前这个政治正确盛行的年代,我们更应该警惕对言论自由的限制。

魁省人权委员会的律师弗尔涅(Stéphanie Fournier)说,沃德有权利嘲笑加布里埃尔,但是用他的残疾来羞辱、贬低他则损害了他的尊严,构成了歧视。而格雷则说,加布里埃尔成为沃德的嘲笑对象不是因为他的残疾,而是因为他的知名度。

在格雷看来,沃德这样做甚至是平等对待他的表现。

魁北克省幽默小品从业者协会的律师希扎兹(Walid Hijazi)说,幽默小品演员的工作本来就是要刺激观众,要引起不安。他们应该拥有尽可能广阔的创作空间。沃德如果败诉,将会在这个行业引起担忧和自我审查。

九位大法官已开始对此案进行审议。

(RCI with CP, La Presse)

收藏
热点排行
热门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