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行加暴动,为何魁北克还是没能从加拿大独立?
2019-09-09 09:09:00
来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超级生活网 sUperLIFE.ca专讯】

今年10月下旬,加拿大四年一度的联邦大选即将举行。曾经,每到选举季就变成火药桶的“魁北克独立”议题,如今却悄无声息。

很多中国人不知道,以和平友好著称的加拿大,其实最早是被硬捏在一起的,内部一直有很让人头大的分裂运动,加拿大也真差一点分裂出一个独立的国家——魁北克。

但最终,分裂走向了团结。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经过两次公投失败的挫折之后,加上加拿大联邦政府苦心经营,“魁独”的思潮已逐渐消退。

魁北克省府魁北克市

一、 加拿大的“历史遗留问题”

魁北克可谓加拿大最“特立独行”的省份。在以英语人口为主的加拿大,直到今天,魁北克的法国后裔人口依旧占到80%以上,魁北克的官方语言也是法语。2011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加拿大共有人口3423万,其中法裔人口1042万,主要居住在东部的魁北克省。

魁北克如此特殊的人口与语言构成,与当年法兰西开拓北美殖民地有关。加拿大魁北克当年的独立运动,本质上也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而且问题出现在500年之前。

加拿大这块地方在十五世纪中期的时候迎来了来自欧洲的殖民者,最早一批人来自法国。当年的法国探险者从魁北克开始沿着圣劳伦斯河一路建立定居点,按照当时的势力范围来看,如今的新斯科舍省大西洋沿岸、五大湖地区都是他们的地盘。法国人亲切的把这里称之为“新法兰西”。

但是好景不长,英国人和法国人在欧洲打了一场“七年战争”。法国输了,英国赢了。大家都知道输家的结局一般是“割地赔款”。法国人把加拿大这边所有的地盘都赔给了英国人,从此生活在这片乐土上的法国人们一夜之间变成了“英国人”,那真是“遗民泪尽胡尘里”啊。历史上,法国裔和英国裔的摩擦就没有间断过。

时间到了20世纪中期前后,世界大战打完了。全球各地很多殖民地的独立运动也都成功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独立思想深深地鼓动着魁北克人。他们就想着:全世界那么多国家能独立,我们怎么不行了?

1967年,心高气傲、时任法国总统的戴高乐借着访问魁北克的机会,直接点燃了魁北克这个火药桶。

当年7月24日,戴高乐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市政厅阳台上演讲时,突然用法语高呼“自由魁北克万岁”的口号,现场成千上万法裔魁北克人热血沸腾,甚至有人流下热泪。

二、魁北克一度进入紧急状态

随后几年,魁北克的形势急转直下!

甚至,魁北克的各种激进独立组织开始政治绑架和暗杀行动!他们有的绑架魁北克的官员,有的绑架在魁北克的英国人,还有的煽动学生罢课游行,提各种独立有关的要求。最后在1970年十月,将各种极端手段集中的使了出来。最终结果并不是魁北克独立,而是魁省进入戒严,魁省人民开始反对极端主义势力闹事。

漫画制图:张吡吱吱吱

那会最严重的时候,是加拿大现任总理特鲁多的爹,出身魁北克的老特鲁多总理宣布魁北克进入紧急状态。

就是因为暴力行动太多太过分了,让魁北克人自己都看不下去,大家才逐渐从支持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独立团体逐渐转而支持以政治斗争为主的独立性质党派,暴力斗争慢慢成为现在我们看到的政治斗争。

随后,独立从暴力革命变成了政治斗争,也就是我们说的武斗变成了文斗。以独立为宗旨的魁北克人党就诞生于那一时期(1968年)。

三、1995魁北克独立公投加拿大差点分裂

仔细想一想,当时加拿大联邦政府面临的情况十分严峻,留住魁北克其实很困难。魁北克的学生们罢课、工人罢工、极端主义者到处进行恐怖袭击。虽然后面魁北克的人们厌倦了暴力事件,但他们对于以独立宗旨的魁北克人党还是十分支持的,联邦也并不能阻止一个政党参政。可别小看这个鼓吹独立的政党,他们1968年成立,结果在不到10年之内的1976年就成功竞选成了多数政府在魁北克上台执政。

要认真想想,加拿大联邦政府想硬来难多了,因为不能随意的派人过去大打出手,如果分裂势力是和平的,那联邦连人家领导人也不能碰,不然上法院一定是输,所以只能公平的和魁北克独立势力斗争,想办法争取民心。 首先联邦层面绝对没有规定说,魁北克独立就等于挑起战争,而是要尊重人民的意愿。什么叫尊重人民的意愿呢?魁北克人民愿意独立那就独立,不愿意独立的话,任何人也不能强迫人民独立。于是,魁北克上世纪80年代开始了第一次独立公投。结果公投结果是只有不到41%的人支持独立。

魁北克省旗

力争独立的魁北克人党后来在1995年又搞了一次公投,这一次差一点就成功独立了,居然有49.42%的人支持魁北克独立。

事后复盘,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当时在720万人口的魁北克(成年投票人口500万左右),反对魁北克独立的选民只领先1%,以5万票左右险胜。

1995年魁北克独立公民投票已过去24年  Photo Credit: Ryan Remiorz/Canadian Press

据加广中文报道,资深的魁北克独立运动人士认为,在24年前1995年10月30日举行的魁北克独立问题公民投票前的宣传拉票阶段,如果没有加拿大联邦政府的强力介入反对魁北克独立、特别是如果没有在公民投票前三天在魁北克最大城市蒙特利尔市举行的反对魁北克独立的几十万民众的集会示威,则魁北克独立派会赢得那次独立问题公民投票的胜利。

不容忽视的是,当时“好基友”美国也拉了加拿大一把。在1995年魁北克公投前夕,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公开反对魁北克独立。美国政府公开威胁,如果魁北克独立,那么魁北克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世贸组织需要重新谈判。

这无疑打到了魁北克经济虚弱的痛点,一些原本支持魁北克独立的法裔选民,因为现实经济困局转而支持留在加拿大。

四、清晰法案:魁北克独立门槛无限提高

1995年魁北克公投的惊险一幕,给加拿大联邦政府敲响了警钟,除了尊重人民的意愿之外,咱们是不是还得明确一下法治——合法的魁北克独立到底应该怎么进行?

于是,1996年有议员上书加国最高法院,要求最高法院厘清魁省独立的法律规范。

加拿大联邦最高法院在1998年做出裁决,认定一个省无权单方面脱离联邦,不论联邦宪法还是国际法,都不允许魁北克单方面脱离。最高法院的结论为,依据国际法与加拿大法律,魁北克无权单方面独立。然而,如果魁北克人表达出清楚的独立意愿,加拿大联邦政府将必须与魁省政府进行协商。

在此基础上,2000年加拿大联邦议会通过了一项清晰法案,也就是明确到底一个省应该如何脱离加拿大联邦。换句话说,人家每个省闹独立都是有法可依的。具体如何独立呢?通俗易懂的说,就是必须至少按照三个规矩来:

1、一个省要独立公投,投票时必须要在字面上清晰表明独立意图,不能用含糊文字表述,降低人民对其独立后果的认识。 2、“独立公投”的通过,赞成票简单多数是不够的,必须要绝对多数。至于绝对多数是多少,文字表述清晰不清晰,最终解释权归属联邦国会。 3、以上所有条件达到之后,还要等联邦和全国所有省份一起协商达到三分之二同意之后,才能完成合法独立。 仔细想一想,其实一个省想要独立,“门槛”还是很高的。按照这个要求,魁省独立的门槛也提升了很多。在可以预见的眼前,几乎不太可能独立了。

五、加拿大联邦政府的苦心经营


解决分裂问题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弥合人心。如何让魁省的人认同自己也是加拿大人,不会因为自己讲法语、吃法餐就与其他讲英语的人产生隔阂才是关键。这一点,就要靠各种政策和执行中的尊重了。

关于尊重,最常见的细节便是:你如果在加拿大的电视节目上看到特鲁多正式演讲,你会发现他演讲是一段英语一段法语,双语无缝切换。这便是要照顾魁北克那些不懂英语的加拿大人。

实际上,加拿大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双语,政府都必须为公民提供这两种文字的公共服务,包括交警去开罚单,也要做到能用法语解释,不然有可能会被告。而在魁省,法文还必须印在英文上面。

除了语言这种细节之外,加拿大联邦也给予魁北克在政策上更大的自主空间。比如对于移民这件事情,魁省便是自主进行的。联邦早在1978年就跟魁省签订了协议,为了尊重魁省的法语文化,允许魁北克根据自己的文化、经济发展、社会需求,自主地选择移民。所以,大家在移民加拿大的时候会惊奇的发现,魁省的套路和其他省区别最大。

在加拿大各省,都有专门的法语学校,按规定英文学校和法文学校都要得到一样的经费,但是法文学校的学生数量相对比英语学校少,所以你会发现法文学校的软硬件条件好得多,因为人均经费多啊。

为了留住魁北克人的心,当然也为了魁北克人的选票,每一届加拿大联邦政府都很拼。为了安抚魁北克人,加拿大议会曾在2006年11月通过总理动议,使魁北克成为“族国”(Nation)。

甚至,加拿大联邦政府不得不接受魁北克“独尊法语”。1977年,魁北克“101法案”得以通过,英语在魁北克的官方地位被废除,法语成为魁北克的唯一官方语言。魁省的语言法规定,在政府、公立部门以及大中型公司,都必须使用法语。在工作场所中,雇员间只能用法语交流,不得使用英语或其他语言,否则违法。此外,魁北克省还设置了专门的语言警察进行执法。

无论如何,虽然魁北克独立的呼声仍在,但暴力消失了。所谓的“激进分子”也从绑架、暗杀、爆炸改为了西方最流行的站在路边举标语、喊口号了。

六、在经济现实之下,“魁独”的激情已然在消散

当下,“魁独”的激情已然在消散,但依然可能死灰复燃。 据加广中文报道,在加拿大讲法语人口为主的魁北克省,支持魁北克脱离加拿大联邦独立和反对魁北克从加拿大独立出去的人士的共识是,魁北克独立运动现在虽然处于低潮,但没有寿终正寝、也不会从政治舞台消失。

另据加拿大研究学会(Association for Canadian Studies)于2010年底进行的最新国民身份认同调查,30%左右的加拿大法裔不承认自己是加拿大人,另有近40%的法裔首先认为自己是魁北克人,然后才是加拿大人。

很多法裔加拿大人认为,魁北克独立的最大障碍,其实是经济问题。

据澎湃新闻报道,多数魁北克人都认识到,如果魁北克脱离加拿大联邦,它的损失将是巨大的,比如多民族聚集的蒙特利尔,作为加拿大曾经的第一大城市,可能会要求脱离魁北克,这是魁北克人难以承受的。更为直接的是,如果脱离联邦,魁北克将失去每年从联邦获得的一百六十多亿加元的倾斜性补贴,这占到魁省预算的百分之二十强。离开这笔资金,魁省引以为荣的社会福利体制,恐怕将遭遇预算困难。

正是有法治和尊重的保驾护航,对魁北克人的独特文化、法语语言使用与公民权利充分保障,加上魁北克的现实经济困境,你会发现几十年兜兜转转的独立与反独立“斗争”中, 在魁北克,宣扬独立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漫画制图:张吡吱吱吱

毕竟,不管是不是独立国家,魁北克的众多法裔后代可以按自己的心意自由生活。横穿魁北克的圣劳伦斯河依旧奔流不息,太阳还是照常升起,枫叶糖浆还是一样的甜。

 

收藏
热点排行
热门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