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中文遭歧视?!多伦多华人夫妇不断抗争,只为一口气
2017-06-16 15:50:53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超级生活网 sUperLIFE.ca专讯】(加国君编译报道)多伦多一对华人夫妇多年来饱受其他租客的欺凌以及歧视,连私下用中文交谈都受到租客的敌意,并要求业主将他们驱逐。面对如此无理的要求,这对华人夫妇并没有选择息事宁人搬离是非之地的方法,而是为了一口气,不断抗争!6月12日,多伦多房东租客委员会(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正式驳回这项无理的驱逐令,多年的纠纷终于有了结果,华人夫妇得到这个好消息后,表示感觉好像“平反”一样。

 

 

多年来,彭氏夫妇在租住的公寓里与其他所有租客矛盾不断。租客投诉彭氏夫妇经常爆粗口、大声讲电话等,严重骚扰其他租客的平静生活。

 

而彭氏夫妇则称饱受其他租客的欺凌甚至种族歧视,原因是因为他们是大厦唯一的亚裔租客。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矛盾起因

 

事件要追溯到7年前2010年,多伦多传统豪宅区玫瑰园Rosedale路一号有一间出租公寓,该公寓只有24个单位,彭先生(Paul Pang)和彭太太(Dot Pang)租下其中一个单位,成为该大厦中唯一的亚裔租客。

 

彭氏夫妇租住该大厦的主要原因是看上该单位一片草坪,可以遛狗用。

 

2010年搬家当天,彭太太在电梯里遇到一名年纪较大女租客,便告诉她自己刚搬来,谁知对方竟然非常不礼貌答道:“别挡我道。”

彭太太当时自己安慰自己,树林大了,什么人都是,偶尔遇到一两个不友好的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据彭太太称,矛盾起源于公共洗衣房,当他们搬来后,与其他租客产生磨擦。由于大厦洗衣机数量有限,管理处分配给每个租户一个固定时段洗衣服。

 

彭氏夫妇曾经在洗衣房贴出告示,希望其他租客不要占用他们的时段。

 

但告示不但曾被其他租客撕下,还手写上:“不要忘记清理洗衣机内的狗毛,疯狂的华人(Crazy Chinese)”。

 

矛盾升级

该公寓大厦有四层,彭氏夫妇住在一楼,有独立的后院,彭氏夫妇称,他们曾看到其他租户偷他们后院树上结的果实。

 

彭先生还称,有其他住户通过他们家的窗户偷窥他们。

2012年,一名租客到他们家喝道:“这个地方不适合你们。”

这位租客投诉,彭氏夫妇煲汤的气味非常可怕。

这年,彭氏夫妇首次向大厦业主投诉遭种族歧视。

 

但事情没有得到任何解决。

 

矛盾白热化

 

2014年,彭氏夫妇与大厦其他23户租户矛盾白热化。

 

租客不但投诉彭氏夫经常说粗口、还大声用粤语讲电话。

 

彭氏夫妇报警表示受到骚扰,警方10日内向租客两次发出警告,但事后不了了之。

 

矛盾冲突不断,严重影响大厦所有人的生活,2014年,有7户租客签请愿要求安排彭氏夫妇与其他租客会议,以讨论解决各种投诉和争执。

 

彭氏夫妇则认为请愿书是要威胁他们迁出,因此不作理会。

 

2014年9月,彭氏夫妇聘请人权律师,出了一封律师信给大厦业主,详细说明被骚扰事件。并且得到“住房平等权利中心”(Centre for Equality Rights in Accommodation,简称CERA)协助,要求大厦管理层出面处理。

 

2016年5月,业主委托独立机构调查彭氏夫妇的种族歧视投诉。

 

最后还出了一份52页的调查报告,调查人员表示所有受访者,包括彭氏都非常合作。调查报告提出了11条改善邻里关系的建议,并称驱逐彭氏夫妇并不大可能解决大厦的问题。

 

但是,2016年9月,彭氏夫妇第一次接到业主的驱逐令,要求他们搬离。

 

欺凌、种族歧视

 

彭氏夫妇认为受到不公平对待,饱受其他租客的欺凌已经种族歧视,最后彭氏上诉到多伦多房东租客委员会(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简称LTB)。

 

彭氏夫妇在一份声明中强调,他们一直在说实话。但他们却遭受欺凌、遭受到种族歧视,遭受邻居的“虚假指控”,只是因为他们是大厦的唯一的亚洲族裔租客。

 

庞氏代表律师Caryma Sa’d说:“投诉要点在于,彭氏在公共场合互相说中文,其他租户却说他们样子很肮脏。 然而,房东呢呢,却试图用这么小的和这么无聊的理由把(彭氏)驱逐出去。”

 

上星期二6月6日,LTB就此案展开聆讯,仲裁官罗杰·罗德里格斯(Roger Rodrigues)在听证会上召来三名租客作证。

一名租客称,彭太太在停车场经过时,嘴里讲着亵渎神灵(profanity)的言论,当彭太太转过身时,这名租客感到她很“肮脏,“脸色难看”。

但后来在彭氏代表律师的指责下,这名租客承认他可能滥用“亵渎”一词。

另外有一次,彭太太中英文夹杂和彭先生聊天,租客听到彭太太使用“神经病”(mentally ill)和“他妈的白痴” (f—ing idiot)等粗俗言语。

听证会上,彭太太表示,她发誓称,与彭先生谈话中从没有使用了“神经病”等词语。

 

本周,仲裁官罗德里格斯发布命令,正式驳回了大厦业主对彭氏夫妇的驱逐令,这意味着彭氏夫妇可以继续留下来居住。

业主发表声明表示,要求驱逐彭氏夫妇的申请是根据大厦租户的要求作出的。

代表业主的物业管理经理汉娜(Aubrey Hannah)说道:“我们真诚地希望,以后我们不需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面对欺凌、种族歧视,多伦多这对华人夫妇不但没有退缩,还不断抗争,最后,连仲裁官罗德里格斯都在判词中写道,彭太太的证词没有存在任何前后不一致的地方,彭氏夫妇的证供是可信的!

 

 

彭氏夫妇在大厦门口坐着,多年来不公平的对待终于平反了。

 

本文参考:

http://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1-rosedale-eviction-update-1.4161430?cmp=rss

 

http://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1-rosedale-road-1.4148326

 

收藏
热点排行
热门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