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美国:移民们趟出了一条逃往加拿大的逃生通道
2017-03-14 07:08:54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超级生活网 sUperLIFE.ca专讯】

在美国纽约州东北部小镇Champlain上,有一条名叫Roxham的乡村小路。马儿们会来这里觅食,津津有味地咀嚼干草;一条水渠依人行道而建,融化的积雪在其中静静流淌;在遍布石头的尽头,生锈的栏杆上贴着一张警示牌,上面写道:此路封闭。

近些日子以来,这条常年寂静的小路变得异常忙碌——有不少担惊受怕的移民为了逃离美国,不辞辛苦连夜赶路来到这里,只为一脚跨过去,他们就能非法入境加拿大,直接进入对面的魁北克省。

移民来来去去,这个小镇的寂静被打破了……

移民并非偷偷摸摸

最希望落入加拿大警察手中

在3月一个雨后的下午,美国《纽约时报》的记者在Roxham公路上遇到了一辆黄色出租车。出租车内走出了一对夫妻——丈夫背着一个背包,一个旅行包,手里还提几个购物袋,而他的妻子则怀抱着一个小男孩。他们是当天第二波准备非法越境的人。据附近居民回忆,那是非法越境人数最少的一天,前一天几乎来了20个人。

 

 

来自土耳其的一家从Roxham Road非法入境加拿大

图据纽约时报

靠近边境口时,加拿大一名皇家骑警拦住了这对夫妻,并告诉他们,入境是违法的,若坚持非法入境,他们将被逮捕。面对骑警,男子弱弱地回答道:“我对此感到抱歉,但我不得不破坏法律。”

男子停顿了一下后说:“对不起”。

随即,这对夫妇跨过了一条覆盖有雪水的小河。妻子将孩子夹在胳膊下,而一名加拿大军官轻轻地抓住了女子,帮她上岸。

 

 

加拿大警方伸出援手,帮助女子和男孩上来

图据纽约时报

而最近几周,像这对夫妻一样前来至此的移民并不在少数。对此,加拿大的移民支持者表示,这些移民逃离的原因非常复杂:一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在1月提出的关于限制移民的行政命令是一个因素,另一方面,他们对于移民手续以及对一些言论的不满同样也是重要的原因。

这些移民们来到Roxham公路,并非是想偷偷越过边境。相反,他们希望直接被加拿大官方逮捕。根据美国和加拿大的一项协议规定,移民在官方边境通道通过正常渠道申请避难是违法的,如果他们选择此种办法,那么势必会被遣返,仍被滞留在美国境内。但如果他们非法入境加拿大,那么他们便会在加拿大领土上被逮捕。

对此,警方毫无选择,不得不允许他们寻求避难资格,并在处理后释放他们。“当他们被逮捕时,他们已经在加拿大的土地上了,”魁北克移民律师协会主席Boudreault说,“所以我们不得不允许他们申请难民资格。”

 

 

加拿大警方警告移民,非法入境将会被逮捕

图据纽约时报

附近居民:理解他们

“他们只是想和我们一样生活”

48岁的Chris已经在Roxham公路上开了30年的出租车了。Chris称,过去他的生意多半来自此地一所州立大学的学生,或者是是来沃尔玛购物的人们。但最近几周,他一天能够接到两三次,甚至七次要求前往Roxham公路尽头的乘客。他搭载着这些乘客走上离开美国的最后一站。

这些乘客向Chris坦言,他们非常恐惧,但除了恐惧自己的祖国外,他们现在还增添了一个恐惧对象——美国。

“很多乘客都是拖家带口的,父母带着年幼的孩子,以及可以随身携带的一切财物。”Chris说。

 

 

移民们在非法入境途中扔掉了一些很难携带的物品

图据纽约时报

除了Chris,在Roxham公路附近居住的居民们,也注意到了这种异常。“我过去对一切都置之不理,”Melissa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关心过政治,直到这条公路变得人尽皆知。”

托尼•乔治•霍格尔先生在这里已生活25年时间。他说,这种情况在最近几周几乎每天都有发生。由于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他常常在夜里也保持清醒,因此在深夜中看到不少出租车将乘客们送至附近。

另一位居民马修•特纳则说,移民们的涌入令他感到不安。他说:“我不赞成非法入境,但我绝对不能怪他们。”最近他发现自己库房的锁被篡改,因此担心边境安全保障不够严密。

虽然居民们对此十分不满,但他们大多对路过的移民们表示同情。Beshaw女士注意到,这些人尤其是孩子们冒着雨雪和严寒通过这里。“相比大人,我更可怜这些孩子们。”但是她说,她理解他们的动机。“他们想要的只是一种我们拥有的生活。”

Beshaw女士希望她的生活能回到几个星期前的样子,更希望Roxham公路恢复曾经的宁静。

Roxham公路不是唯一

还有另一条“地下交通网”

事实上,Roxham公路只是移民们非法入境加拿大的途径之一。对于出生于索马里的阿卜杜勒阿赫曼(Abdulrahman )来说,他还找到了另外一种途径。

 

 

Roxham Road的地图 图据《每日邮报》

据路透社报道,阿卜杜勒阿赫曼此前曾在美国的北达科他州Grand Forks工作,是一名社会工作者。他持有美国工作许可证在此工作了3年,而在等待其避难申请被通过的过程中,他还升了职。

他有一套公寓,每月还给住在肯尼亚难民营的家人寄去350美元的生活费,但一切都在今年1月份改变了……

当时,他和3个朋友正在等待避难申请被通过,而后一名移民官员通知他们前去开会讨论此事。然而当其朋友们抵达见面地点后,却被扣押了。自此之后,阿卜杜勒阿赫曼再也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

害怕的阿卜杜勒阿赫曼选择了逃跑,并于2月19日逃离至加拿大,最终抵达马尼托巴湖温尼伯的一个避难所中。其实和阿卜杜勒阿赫曼有着相同经历的人,还有很多。

路透社记者在采访了该避难所的20多人后发现,他们中有不少来自东非——索马里,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包括也门和叙利亚。

这些人大概可以分为三类:

1.美国的避难申请还没下来,但却担心自己无论如何都会被拘留。

2.避难申请已经被拒,但仍持有工作签证

3.使用旅游签证直接飞往美国,然后立即非法入境加拿大。

然而,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里斯市聚集,然后使用一条鲜有报道的“地下交通网”(都是通过口口相传和社交媒体传播)通往加拿大。

明尼阿波里斯市距离加拿大马尼托巴湖的Emerson小镇,一个主要的非法入境点,有650公里。已逃到加拿大的27岁的易卜拉辛称,“在明尼阿波里斯市,人们知道怎么做。”

 

 

来自巴基斯坦的一家四口人提着行李,准备过境

图据纽约时报

通常这些逃离者们通过关系联系到司机,这些司机一般是索马里人朋友的的朋友,经常开车到北达科他州,知道一些通过加拿大的小路和不受看管的丛林小径。

司机们一般会将出发时间设定在下午三四点左右,目的是为了在抵达美国边境时已是深夜。他们会告诉逃离者在某个地点上车,交付现金。一般情况下,一辆车会搭载6个甚至更多寻求避难者,他们大多互不认识,每个人支付600美元到1000美元的费用,一路沉默直到北达科他州。司机们通常禁止在车上聊天,而且不会透露自己的相关信息。

红星新闻记者 | 王雅林 实习生 翟佳琦 彬玛娜姆

 

收藏
热点排行
热门写手